欢迎来到俺去也最新网站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shmeder.com。俺去也最新网站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战火中的“输氧”行动

意大利电影因为他的一个举动有了新的生命力

昨天,日裔英国小说家石黑一雄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他的文学作品与电影很有缘分,如《别让我走》《长日留痕》等作品曾被改编成电影或电视剧。上海艺术电影联盟就曾在去年9月英伦大师展期间于大光明1号厅,放映过改编自《长日留痕》的4K修复版《告别有情天》,不少观众看到此片的结尾处时,都不禁默默地流下了眼泪。安东尼·霍普金斯和艾玛·汤普森的细腻演绎在大银幕上更为动人。借此机会,恭喜石黑一雄。


回过头来,昨日说到朗格卢瓦创办法国电影资料馆之初,受到过多为女性的帮助,并辅助一些他喜爱的电影获得良好的口碑,例如让·雷诺阿的《娜娜》。而他其实并不满足于只成立了法国电影资料馆,此后,在多方协助下,国际电影资料馆联合会(FIAF)诞生了。在战时,他也在坚持不懈地保存着世界各地的电影拷贝,为此,各国公司都心怀感激。那么,在那个时期,他究竟如何做到保存拷贝的呢?


朗格卢瓦运营的小电影俱乐部通过巴黎左岸的一些画廊渐渐传出名声,让·鲁什(Jean Rouch)等人定期前往,会费不过一年三法郎而已。朗格卢瓦的母亲帮他做俱乐部的出纳,他弟弟乔治负责收票。



大厅里有上百个活动的座位,但经常坐不满,来的都是常客,许多人每周末准时能见到,雅克·普莱维尔(Jacques Prevert)兄弟,罗伯特·弗拉哈迪(Robert Flaherty),据说还有詹姆斯·乔伊斯??吸引力为什么这么大,因为朗格卢瓦放映片目的日程表无论是给当时的或者今天的影迷看,绝对教人垂涎三尺。


1938年,在法国电影资料馆及其他几位热心人士的倡议下,国际电影资料馆联合会(FIAF)诞生了,据弗朗叙说,这个点子最初是来自杰尔曼·杜拉克。



资料馆联合会位于巴黎,因为朗格卢瓦家境渐渐好转(拜他的发明家父亲所赐),他父母提供了一些帮助,而弗朗叙家里较穷,没法提供金钱支持,他成了接受薪水的秘书。朗格卢瓦同时继续担任法国电影资料馆的秘书长(当然是没有一分钱工资的)。


FIAF的建立无法让朗格卢瓦感到满足,他继续推动其他国家建立自己的电影资料馆。大概他意识到,单凭一个地方的电影资料馆,是不可能担当保存全世界电影文献的大任,必须所有国家的人团结起来,这个目标才有可能实现。



最早他帮助建立了位于意大利米兰的Cineteca Italiana(与位于罗马的国立资料馆并非一家),Cineteca Italiana起初也是一家电影俱乐部,发起人是马里奥·费拉蒂(Mario Ferrati),可能他觉得罗马不是一个人建成的,又招来一批青年同道,包括吕基·康曼西尼(Luigi Comencini)、阿尔贝托·拉图尔达(Alberto Lattuada)、卢西亚诺·艾默(Luciano Emmer)和雷纳托·卡斯特拉尼(Renato Castellani)——后来都成了著名导演,他们除了共同热爱电影,在政治上也都有反法西斯倾向。



1937年,这帮小伙子奔赴巴黎,觐见同样年轻却已是这行前辈的朗格卢瓦。大家都感投机。朗格卢瓦二话不说,同意往米兰带拷贝去放映。因为政治的缘故,虽然大战还未开打,但气氛已颇紧张,朗格卢瓦用行李箱藏着拷贝,坐三等车厢到意大利,然后给年轻人放映经典的世界电影,让·维果、爱森斯坦、普多夫金、马塞尔·卡内、让·雷诺阿都名列其中。


有理由相信,朗格卢瓦的义举对后来的意大利电影有举足轻重的影响。未来的这些电影人们在白色电影的包围下艰难地呼吸着新鲜空气。对于朗格卢瓦来说,意大利之行并不是单方面的输氧,他更多地了解了一战前的意大利电影,特别是一些未来派和原始阶段的超现实主义作品。除了意大利人受益匪浅,同样从1937年开始,朗格卢瓦热心帮助比利时建立电影资料馆,一开始他为他们带去了路易·费雅德的作品。



30年代末,战争的阴云盘踞在欧洲上空,德国人的扩张对刚刚步上正轨的电影资料馆事业来说,不啻于灭顶之灾。关于朗格卢瓦在战时的活动,历来有不同版本的说法。但有一点是确凿无疑的,朗格卢瓦尽了最大努力,从德军的魔爪下保存了大量的拷贝。


如果不是他,让·雷诺阿的某几部片子已经消失了。当时还有其他一些别有居心的人也有保存拷贝,但战争结束后,他们就想把片子卖会给原出品人,趁机敲笔竹杠,但朗格卢瓦绝不是这种人,他做这种事完全没有想过任何经济回报。



朗格卢瓦不仅保护本国胶片,他也帮助保存了上百部美国电影拷贝——虽然那些美国电影并没有被彻底毁灭的担忧,他在战后,没有提任何要求,没有签署任何字据,没有索要任何形式的感激——标准的朗格卢瓦方式——把几百部拷贝交给了MPAA驻欧洲办公室,令美国人大为感动,因为他们还来不及从大洋彼岸调片子过来,正愁无米之炊难以为继,朗格卢瓦雪中送炭,好莱坞电影公司很快就在法国恢复营业了。


虽然朗格卢瓦确实没有想过回报,但做了善事总是有人记得的。美国的几家大公司一直对他心怀感激,在之后的若干年都和法国电影资料馆保持着良好的合作,而且立竿见影的是,在战后的前几年,他们向朗格卢瓦提供了大量的拷贝,让他的放映活动蒸蒸日上。



但他是如何做到在战争期间保存如此多拷贝的?通常的说法是他将拷贝分散到各个朋友家里,吩咐大家埋到后院,战争结束后再取出来。有一部分确实是这样,但还有相当大部分则是通过另外的办法。


亨利·朗格卢瓦轶事:

第1集第2集第3集第4集


2018上海国际电影节:

史上最早公布的大招


2017上海艺术电影联盟放映:

 日影展票房摇摇晃晃的人间

上艺联常州站纽约放映

一念无明 / 我心雀跃

日本电影大师展日本:艺联海外展

八月 丨 提着心吊着胆 丨

走出尘埃 丨 深流不息 / 生门  

电影与音乐大师展 丨

新西兰:艺联海外展 丨 塔洛 / 黑处有什么 丨

百鸟朝凤 丨 红楼梦 丨 浮生 丨

2016年放映回顾 丨 2015年放映回顾


上海·电影·放映·影迷·交流

电影山海经|电影迷小小的家

微信ID:Cinematographe


长按二维码关注电影山海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