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俺去也最新网站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shmeder.com。俺去也最新网站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她是令密集物恐惧者们闻风丧胆的波点女王,她也是《时代》周刊“全球最具影响力百人榜”中唯一入选的艺术家;她是有

她一个不开心,就挣了两个亿


她是令密集物恐惧者们闻风丧胆的波点女王,她也是《时代》周刊“全球最具影响力百人榜”中唯一入选的艺术家;她是有着“坏品味”的怪婆婆,她也是《泰晤士报》“20世纪最伟大的200名艺术家”其中之一。她自如地游走于精神分裂症患者和前卫艺术家两种身份之间。




“我经常离家出走,晚上站在街头希望过往的车辆能结束我的生命。”



这位日本国宝级艺术家为何对于波点有着近乎偏执的迷恋,还要从她的童年说起。草间弥生出生在日本的一个富裕家庭,从小性情阴郁的她,在十岁那年被确诊为神经性视听障碍,并且还伴随着精神分裂症。



  上  少女时期草间弥生



这场疾病使得年仅十岁的草间开始与种种幻听、幻视如影随形,大量持久的幻觉铺天盖地袭来,仿佛要把她吞噬。她曾说:“我有如走在没有尽头的路上、踏上没有尽头的扶手电梯,直到死﹔又有如喝了一千杯咖啡、或吃了千万英尺通心粉!”


从此世间万物在草间弥生眼中,都仿佛蒙着一张斑点状的网,“身边出现薄纱一样的灰色帐幕将我盖住”。于是她开始画这些斑点,试图用重复的圆点把自己的幻觉表现出来,当时草间弥生为母亲画的肖像中就已经布满了小圆点。



  上  1939年《无题》



而草间弥生的母亲却不这么认为,在她看来,草间所谓的幻觉都是在胡说八道,而画画更不是她应该做的事情,她希望草间弥生成为“收藏艺术品的富家女”而非食不果腹的艺术家。母亲曾把草间画了两个月的画扔掉,并没收她的画具,罚她和工人们一起干活,还把她打到几乎失聪,强烈的恐惧感整日笼罩着草间弥生,让她濒临崩溃。





另外一种恐惧则来源于母亲安排给她的“捉奸”任务。入赘于富家千金的父亲外遇不断,草间经常奉母之命跟踪四处偷腥的父亲。在冬天凛冽的寒风中,她一边走一边发抖,幼小的草间总是轻而易举地被父亲甩掉,回到家后又会遭致母亲的大发雷霆。



“在这惨淡的家庭里生活,只有画画能让我清醒。”








波点和精神病,是草间弥生身上最深的印记。自童年时代起,草间就开始画波点,一个个小小的圆点被她当作是与世界沟通的途径,在画波点的过程中,她一点点被治愈。




对于草间弥生来说,“波点是来自宇宙和自然的信号,地球不过是百万个波点中的一个。月亮是波尔卡圆点,太阳是波尔卡圆点,我们生活的地球也是波尔卡圆点。”






   左  The Obliteration Room(2002-present)

2007年《圆点和圆点(QASTOL)》  右  

少女时期的草间过得很不幸福,每一天都在痛苦中煎熬,她把自己对少女时代的美好幻想,对于爱的渴求,全部寄托在自己的作品中。 

  




“我希望通过波点来向世界传递我的讯息,即使我死后,我的足迹也能在更深远的意义上进行延伸,传递给后人,这对我来说是最大的幸福,我多年的作画就是为了给予人们这种感动。 ”





2012年,草间弥生携手 Louis Vuitton 跨界展开合作,设计了一系列极具“草间风格”的艺术衍生品,她的名字伴随着 LV 的步伐进一步向时尚领域传播,让更多人更加了解“草间艺术”。





当时担任 LV 品牌设计总监的 Marc Jacobs 十分仰慕这位先锋艺术家。草间弥生那执着的性格与其纯真的作品深深触动了我。她成功地与我们一同分享了她的幻象世界。” 



2006年,Marc Jacobs与草间弥生首次见面时合影



如果说波点是来自宇宙和自然的信号,那么由这些小圆点汇集而成的无限的网,则是草间弥生生命的代表,让她从自己的位置,度量宇宙的无限。



1961年 Stephen Radich 画廊,草间弥生站在《无限的网》前



“她的作品完全排除个人情绪,以一种偏执的重复令人感到迷惑。”《纽约时报》是这样评价以《无限的网》为代表的作品的。



1953-1984年《无限的网》


1965年《无限的网》


1995年《无限星网》


2006年《无限的网》


2006年《无限的网》


草间弥生笔下的网不仅超越了她自己,更超越了画布本身。“这些网一直延伸至墙壁、天花,最终覆盖整个宇宙。”






草间弥生小时候经常带着素描本跑去家里的采种场玩,那里有一大片槿花。“某一天,一朵朵槿花像人一样摆出不同表情开始和我说话,它们的声音越来越大,大到我的耳朵开始痛。”


1985年《花》


1986年《郁金香》



为了减轻幻觉带来的冲击与恐惧,草间弥生拿起画笔把幻觉中那些张牙舞爪跟她说话的花卉植物画下来。后来,花与植物成为草间弥生知名的创作主题之一。



1990年《落花》


1992年《花(3)》


With All My Love for the Tulips, I Pray Forever(2013)



那些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恐惧与不安,只能以绘画的形式将这些幻觉以具象的姿态呈现出来。“服下抗郁剂它便离我而去,错觉的大门被轰然击碎,在花的痛苦里,此刻永不终结……”  




与妖艳舞动的鲜花不同,南瓜在草间弥生眼中形状可爱,又很坚强,是生命力的象征。自孩提时期在爷爷经营的农场中与南瓜初次相见之后,记忆中那个“会说话”的南瓜,便让草间弥生感到无比心安。



1989年《 HELLO》



童年的记忆让草间弥生对于南瓜有着超乎寻常的迷恋,她不断以南瓜作为题材进行创作。“我会忘记所有,只为集中精神,直面南瓜的灵魂。”草间弥生在自传中透露,自己曾经用了一个月的时间盯着一只南瓜。



1992年《Pumpkin White T》


2004年《南瓜 BB-C》


2004年《南瓜YOR-A》


The Spirits of the Pumpkins Descended into the Heavens(2017)



2009年,正值奥迪百年华诞之际,草间弥生带着她心爱的南瓜亮相奥迪100周年纪念展,当代艺术与汽车工艺相碰撞,带来强烈的视觉震撼。






自草间弥生懂事以来,世间万物便以或是神秘,或是恐惧的方式在她的视觉、听觉,以及内心深处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它们牢牢纠缠住我的生命,不放我离开。”





“当悲伤太多的时候,一个人已经无法承受,我就把投注在一个人身上的所有煎熬分别来接受。”这是《24个比利》封面上的一句话。比利因为无法独自承受生活中的苦难,于是分裂出23种人格帮助自己分担。


当草间弥生沉溺于无限的幻觉无法自拔时,她拿起画笔画出一个个小圆点。每一个波点,在我看来,都是她宣泄痛苦的出口。





如果每一个人都是宇宙中的微型圆点,那么草间弥生自己也是一个。随着波点的不断繁殖,不断生长,草间弥生开始变得渺小,变得微不足道,最终消融在无数波点之中。而幻觉所来带的痛苦,也随之逐渐淡弱了。





自5岁拿起画笔起,草间弥生一直沉浸在艺术的世界里不曾抽离,如今88岁的草间每天仍夜以继日地创作8个小时以上。





对于草间弥生而言,艺术是一种自救的方法,将她从濒临崩溃的边缘,一次又一次地挽救回来。“我能够某种程度上活到现在而没有自杀,纯粹就是因为我用艺术抵挡我的病症。”





草间弥生曾表示她想画1000-2000幅画,即使到了生命的尽头,她也会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一直画下去。“我的一生,我活着的每一个日子,都必须与艺术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