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曾被拖入“越战泥潭”,大军打安南十几年无法平定


安南,即越南古称,明代时期,越南北部称安南,南部称占城,自唐末建国以来,一直是中国西南的友好藩属,向中国称臣纳贡。

明朝与安南战争的导火索,是安南国内的一场政变,在今天越南的史料里,被称为“陈黎之变”。

朱元璋的时候,安南的国王由受中国册封的陈氏家族世袭,也就是“陈氏安南”时期。但后来朱棣篡位的时候,越南那边也在闹篡位,不知道是不是“跟着中国过河”。安南黎氏家族也发动政变,杀死国王自立,也就是改朝换代了。

明朝得知后,不同意越南这么随便就把陈氏家族搞下台。朱棣找到了外逃到中国避难的陈氏王族宗亲陈天平,说,就这么决定了,越南的扛把子还是由陈家来当!永乐四年(1406年)三月,黄中等人护送陈天平进入安南境内。到达鸡岭关(今越南老街)时,安南派人前来犒劳,趁明军松懈,突然出动十万大军发动突袭,先劫走了陈天平,接着毁掉了老街通往河内的道路,当着明军的面公开处决了陈天平,而先前明朝派往安南的使臣吕松,也被胡一元杀掉。

这次动兵,对外号称兵马八十万,实际兵力也不少,大约有三十万,对安南应该是碾压的局面。朱能行任“征夷将军”。但是老朱同学行军到广西龙州时病死了,年仅31岁的张辅临危受命,代理征夷将军。

1406年十月,张辅部进入安南境内,稳打稳扎,连克隘留,鸡鸣两关(今越南甘塘,老街),另一路大军沐晟部会师,合力进攻安南北部重镇多邦(今天的谅山)。

谅山地势险要,而过了谅山之后,其南面就是一马平川,大军可长驱直入,因此自古有“下谅山而越王降”之说。因此越南(伪)国王胡氏父子也急了,全力防守谅山,广挖战壕,修筑防御要塞,密置弓弩火器,其弩箭与火器弹丸皆用毒药浸泡,沾之即死,各式城栅相连九百里,更“全民皆兵”,尽发举国近百万兵民参战。



安南做这些措施其实并没有什么卵用,战斗的结果其实没啥悬念,十二月五日夜,决战打响,明军攻克多邦(凉山),主帅——安南“国防部长”阮飞明被杀,明军“斩俘无算”,胡氏父子败逃后被捕获,押送京城斩首。至此,历时近一年的平安南之战宣告结束。

但安南的战事远没那么简单。

明军见安南已平,胡氏被砍头,加上北边蒙古闹事,1408年6月,朱棣招驻兵安南的张辅归京,仅留沐晟镇守当地,然而仅过了半年,是年八月,安南战事风云再起,原安南陈氏王朝旧臣简定聚众造反,安南上洪,大塘,同登等地乡民纷纷响应,大举叛乱。此后,简定自称日南王,立其侄儿陈季扩为帝。朱棣闻讯大怒,先怒杀叛军派到南京的使臣,继而大举增兵,调云南,贵州,四川三省精兵四万人,由西平侯沐晟率领征剿,另派兵部尚书刘俊赴安南持诏书招抚,企图“剿抚并用”,是年十二月,沐晟率军与陈简定在安南生厥江(今越南丰盈县)决战,因轻敌冒进,被简定率重兵合围,激战之下全军覆没,明朝的“交趾指挥使”吕毅,派往安南招募的兵部尚书刘俊,皆在此战中阵亡。安南“建省”仅一年有余,局面却迅速糜烂。

大乱之下,朱棣再次启用张辅,永乐七年(1409年)二月,朱棣令张辅督师,发二十万大军南下。张辅确实是一代名将,1409年底又平定了大部叛乱地区。至1410年1月,张辅已尽数削平各路叛军,唯独简定所立的“侄皇帝”陈季扩,带兵退守安南义安苟延残喘,却也眼看朝不保夕。可就在这时“转机”出现了,北方朱棣派邱福北征蒙古,却全军覆没,盛怒之下的朱棣调五十万大军北伐,并命令张辅火速北上,安南平叛的任务只得重新留给之前兵败的沐晟等人。果然张辅前脚刚走,陈季扩后脚就发动反攻,大败沐晟,安南叛乱平而复反,再成乱局。



1410年2月,朱棣北伐蒙古大胜还朝。安南趁朱棣“心情好”,陈季扩再派使者请求册封。朱棣心情确实不错,不想揍安南了,册封了陈季扩为“交趾布政使”,以为这就完事了。结果这和陈季扩的心理预期差的太远,人家是想让明朝承认他是越南国王!

陈季扩大为不满,随即变本加厉,扩大叛乱,镇守安南的沐晟无能,无力与之交锋,只能收缩防线,勉强自保。盛怒之下,朱棣于三月再派张辅下安南,张辅到任后即出重手,先斩了此前作战不力的都督黄中(多邦之战率先冲锋的“敢死队”队长),激得军心大振,继而于8月再战神投海,在没有大型战舰的情况下,组成小船突击队,大破安南叛军水师,缴获敌船四百艘,进而攻克陈季扩老巢义安。1413年十二月陈季扩全军覆没,经撒网搜捕,终于永乐十二年(1414年)一月在老挝蒙册将其全家活捉。

胡氏父子是越南叛乱的“林登万”,被砍了,现在“林登图”陈季扩也被抓了,安南该没事了吧?

这还是想得太乐观了。

此时朱棣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北征蒙古,因此活捉陈季扩之后又把张辅召回去了。张辅北归后,安南各地小规模的反抗始终未停过。接替张辅的李彬,人品还算好,但为人懦弱无能,守土还算尽职,但终未有张辅之才。终于到永乐十六年(1414年)一月,安南清华府土官巡检黎利召集各部在兰山会盟,再次举起了反抗明王朝的大旗,这就是越南历史书上至今大为宣讲的“兰山会盟”。

可怜李彬,之后几年被黎利数次以奇计杀败,损兵无数,终在永乐二十年(1418年)“忧惧而死”。明朝这次之所以未像以往几次火速调兵平叛,还因为此时明朝国内正发生“山东青州唐赛儿起义”,加上用兵蒙古的“战略重点”,三线作战,也确是力不从心。

直到永乐二十年(1418年)李彬“牺牲在工作岗位”后,朱棣终遣精兵,以荣昌伯陈智挂帅南征,这支明军能打,接连在昌东,甘林之战击败黎利,逼得黎利逃往老挝求援,继而明军与越南-老挝联军在老挝农巴力大战,明军调重炮轰击,“大破之”,斩杀一万五千余人,老挝国王吓破了胆,立刻向明军请和,并答应交出黎利,谁知黎利抢先一步逃走,躲入越南俄乐山区中,其残部化整为零,开辟“抗明根据地”,联合当地山民同明军打起了游击!

“林登万”,“林登图”,“林登斯驴”一个接一个的出现,明朝对越南也是没法了。



百般无奈下,明王朝只好旧话重提,重议杨士奇一直力主的“册封安南”之策。是年十月,明宣宗遣礼部侍郎李琦(即永乐时代多次出使安南的那位)为使臣,到安南宣布赦免黎氏罪过,并册封黎利拥立的原陈氏王朝宗族陈蒿为安南国王。在此之前,被围东都的王通已私自和黎利议和,在得到不再进犯的允诺后,黎利将被围安南的两万明军尽数放回。之后明宣宗正式弃安南,废明朝设在安南的三司,明朝驻安南各级文武官员,各镇军队,以及百姓家属总计八万三千人尽数撤回。一年后,陈蒿死,明宣宗顺水推舟命黎利“权署安南国事”。

越南就这样,从一个王国变成明朝的一个省,然后把明朝拖入战争泥潭,最后重新成为一个王国。

全文完



首页 - 雷曼军事现代舰船 的更多文章: